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  
冷万里
作者:admin  文章来源:中华文化网  点击数 0  更新时间:2021/3/5 18:10:38  文章录入:admin


冷万里,字遥远,号寥远,别署泥雅小居、竹韵斋、听雨轩、古汉堂、翠山居等。出生1956年,北京人,祖籍山东省荣成市,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;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、曾在北京理工大学、首都师范大学、河北美院教授书法、北京书法家协会理事、展览工作委员会副主任、北京市西城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、西城区书法家协会主席。

 

宽博遒古,雄迈静穆

——冷万里隶书读后

李建春

 

汉碑整饬如《礼器》、《曹全》,萧散如《孔宙》、《韩敕》,严密如《张迁》、《衡方》,皆隶之盛也。当下,作隶者冷万里先生独树一帜。观其书如盛德君子,貌容若愚,古拙天然,质朴雄浑,意味不可穷极耳。

 


傅山云:“汉隶之妙,拙朴精神。”观万里先生之隶书,亦所谓“古质与今妍”兼得也。溯传世之经典,皆以“取象为先”。孙过庭尝云:“察之者贵精,凝之者贵似”。盖书法乃抽象艺术,察之于外解意于内,故而万里先生之隶书,流露出自然之情趣韵味。其“宗汉碑法、尚简书意、取摩崖象”,将汉隶之“法、意、象”融于一炉,遂成自家。其以《西狭颂》立骨,挹其法度;又融《张迁》、《石门》、《礼器》、《曹全》、《孔宙》、《衡方》诸碑营养,悉心揣摩众家津逮,然后究拙中之趣,得放中之矩,其书取资博矣。

 


·成公绥《隶书体》云:“烂若天文之布曜,蔚若锦绣之有章,或轻拂徐振,缓按急挑,挽横引纵,左牵右绕,长流郁拂,微势缥缈。”观清人隶书:金之漆隶,固锲刻之效;邓之用笔,增力之雄健;郑之笔法,彰隶之艳美;伊之墨法,塑隶之高古。诸君风格迥异,均蕴含共同之理念,求隶书形式之新意矣。东坡诗有云:“颜公变法出新意。”然万里先生学古,得古意而融入今人审美之情趣。正如石涛所谓“笔墨当随时代”矣。

 


启功先生评清代隶书时云:“清代写隶书的像邓石如、伊秉绶、何绍基,不能不说是大家,是巨擘,在他们之后写隶书,不难在精工,而难在脱俗。”精工易,脱俗难,此乃习隶真言。故此,伊秉绶在其《默庵集锦》中谈到隶书“变”与“拙”时云:“方正、奇肆、姿纵、更易、简省、虚实、肥瘦、毫端变换,出乎腕下;应和、凝神、造意、莫可忘拙。”万里先生可圈之处,实在“变”与“拙”之间求得“脱俗”之道耳。观其书作以古拙厚重为基,若“大巧若拙”之境界。细观寓巧于拙,平中见奇,旁礴郁积,浏漓顿挫,点画之俯仰呼应,笔势之提按顿挫,结构之重浊轻清,其闲适与飘逸之情,仿佛古贤退隐清高超脱之趣也。

 


宋人严羽《沧浪诗话》有云:夫诗有别才,非关书也;诗有别趣,非关理也。万里先生在临池与研习书史书论之余,北登岱峰,南入衡岳。碑之韵度、简之趣味、崖之雄象,尽收囊中,出乎腕下。观其近作,既可见汉隶之风猷,又可窥今人之雅趣。其书足名后世矣。谅哉!

 


所谓“书如其人”是也。万里先生书斋谓之“泥雅小居”,若刘锡禹陋室铭言: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书以笔为质,以墨为文。凡物之文见乎外者,无不以质有其内也。至此足见其追求与修养耳。


甲午荷月于三修斋